Orbit

《玻璃動物園》舞監&排助訪談

  • 2017-04-12
  • theater

This is an image

平面設計:施又文

攝影:施又文

撰文:劉冠履


 

舞監:陳禹晴

排助:呂易慧、葉克釗、徐瑋希


 

 

【一起當排助感情會變好?】

 

禹晴:應該會吧!又不像我一個人。

 

瑋希:感覺我們常常吵架。

 

易慧:哪有!是你沒大沒小。

 

 

 

【邊緣人的控訴】

 

瑋希:舞監人很好。

 

禹晴:再說一次!(眼睛發亮)

 

瑋希:舞、監、人、很、好。

 

禹晴:我對他們超好的!表導組都沒有在關心排助。我生平第一次和子沂聊天就知道他的系級,宋訢和他排戲一個月了卻不知道他大二!還有一次順走完,我要走的時候竟然發現表導組沒有等瑋希就去吃消夜了!

 

克釗:舞監和排助都好可憐!

 

 

 

【工作上的趣事】

 

(排助們拚命思考中)

 

禹晴:你們那麼無聊嗎?沒想到這題就難倒你們了。

 

(排助們還是沒想到)

 

禹晴:趣事就是克釗亂計時阿。

 

克釗:……在檢討會睡著。

 

易慧:我睡一下下而已好不好!

 

 

 

【遇到的困難】

 

禹晴:技術排練時會同時有很多組別和我對話,我又要掌控時間,就覺得很緊張,我第一次體會到同時做那麼多事情時真的需要保持冷靜,這是我很需要學習的。

 

克釗:我寧願被抓去關也不想做走位圖!


 禹晴:你這很嚴重耶!

 

易慧:改走位圖改到瘋掉!因為走位都還沒定下來。

 

 

 

【對劇本的共鳴】


易慧:媽媽對小孩的關心在很多細節都有表現出來。我媽媽也會用自己溫暖的方式關心小孩,那種希望孩子能過得好的想法是一樣的。

 

克釗: 我覺得有些地方會有小隱喻。有一次我幫忙排戲時扮演艾曼達,發現媽媽的愛是無國界的。

 

禹晴:這個本讓我想到一部電影──《What's Eating Gilbert Grape》, 主角的媽媽過世,房子被燒毀之後,他反而有種解脫的感覺,因為在此之前,他認為他的家庭是讓他感到膠著的,這樣的結束恰巧給了他理由去追尋自己的夢。我就覺得這個劇本跟這部電影好像,湯姆也是個想要逃離的腳色,但他覺得他的家像一灘死水,不會帶給他任何希望。這兩部作品的腳色在親情和夢想間掙扎的情感很像。
 

 

【最喜歡的橋段】

 

瑋希:艾曼達把蘿拉的東西撕爛,很喜歡那個聲音。我也覺得導演做了很多很難的意象。

 

禹晴: 吉姆摔壞蘿拉的玻璃動物意象很美──吉姆在那一刻其實意識到他如果離開了這個家,蘿拉將會像玻璃動物一樣崩潰。因為蘿拉不太會到外面探索世界,而且爸爸又離開家,所以家中的男性腳色是湯姆扮演的,湯姆的離開一定會使蘿拉的心缺少一塊。

  

易慧:艾曼達和湯姆在陽台上聊天後對著月亮許願的橋段。讀劇時我也有被騙到,但艾曼達許的願卻是如此,我真的覺得很感動。

 

克釗:滿喜歡艾曼達回憶的那段。導演對這個地方有很多設計,我喜歡現在演員呈現的方式。
 

 

 

【為什麼選這個職位】

 

禹晴: 我之前也很想當排助,但學長姐就說我看起來會跟導演頂嘴──誰要找你這種的,排助當然要找乖的啊──所以我一直沒當上排助。

 

克釗:我不知道排助是什麼,還上網查。覺得這個工作應該不會很勞累,沒想到要奉獻這麼多時間。 

 

易慧:我也不太知道排助在做什麼,就想試試看。 

 

瑋希: 導演和我解釋排助是什麼後,我就覺得聽起來滿好玩的,我現在也覺得很棒!
 

禹晴:這學期在劇場待的時間不像之前那麼多,而舞監對我來說也是個挑戰,我現在也是邊做邊學。雖然有時候會出錯,但有燈光和音效組長和我做鐵三角!

 

 

【想說的話】

 

克釗:希望我不要再出錯了。

 

易慧:瑋希要愛當排助喔!

 

 禹晴:畢業快樂!我的鐵三角要活著!

 

瑋希:希望我能一直訂到好吃的便當~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