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《玻璃動物園》燈光組訪談

  • 2017-03-31
  • theater

This is an image
平面設計 / 施又文
攝影 / 黃荷
撰文 / 劉冠履

 
組長:陳忠達
組員:陳冠澄、朱育瑩、曾智怡、周聖絜、洪嘉蓮、胡皓棻 

 
【工作上遇到的趣事】
忠達:皓棻和嘉蓮是惡霸,每當我們遲到,他們就會在群組說:人呢? 
育瑩:我會叫當CUE FACE的人講今天發生的事,意外發現皓棻會拉二胡!
聖絜:還有「猥瑣緊」的事! 
冠澄:有一次因為有顆燈還要降下來調,我就說:微鎖緊。大家就在笑,我就滿尷尬的。
 
【工作遇到的困難】
育瑩:都很困難。組內每一位都是第一次進燈光組。
忠達:感謝許多貴人的幫助。
嘉蓮:挑色片很虐!
忠達:色片很難挑,有人在色片上寫色票沒有的號碼!
 
【對劇本有什麼想法?】
忠達:滿喜歡這個劇本的。雖然很長,但台詞寫得真的很好,很多隱喻性的東西讓觀眾思考。多看幾次真的會得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。
聖絜:這劇本是高中英文課本的課文,當時老師還印了原文給我們看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《玻璃動物園》。之前只是當故事在看,但現在是自己做這部戲,就會開始想:它想要傳達什麼東西?
 
【最喜歡的片段】
聖絜:獨角獸被摔斷角的時候。蘿拉可以收集其他動物,像是黏土或摺紙動物,但劇作家選了「玻璃」。可能要講:不管人生裡面幻想的美好事物、不順利的事物,或就是「人生」本身就會碎掉。不管你多麼想留住一樣東西,它就是會不見。
忠達:湯姆和媽媽和好的那段。滿真實的,雖然有點長。
皓棻:湯姆酒醉回家那段。他告訴蘿拉很多外面的事、蘿拉以前不知道的事。這是不是會讓蘿拉對外面的世界有點嚮往?
嘉蓮:湯姆和媽媽跟我和我爸的相處模式有點像。吵架時,我們應該都算是滿強勢的,但自己一個人時就會發現有點後悔,兩人就會有點尷尬地道歉。
冠澄:我最喜歡湯姆自己站在防火梯上面。一個人有自己的空間很重要,就像演戲和人生需要一點自己的時間來吞吐、消化與思考。
智怡:艾曼達在回憶美好過去的時候。他們生活滿慘的,但她個性算樂觀,在這樣現實當中,她還是擁有快樂的權利。
 
【希望燈光帶給觀眾的感覺】
忠達:想弄出跟戲的氛圍相近的,同時也滿美的燈光。美比較重要。
 
【想說的一句話】
聖絜:公演順利~!
忠達:希望大家可以滿意自己做出的東西。
育瑩:慶功宴不要爆哭。
智怡:我們會很好。
冠澄、嘉蓮:明天會更好!
皓棻:希望瑪莉不要再糾纏我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