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《玩偶之家》角色介紹-諾拉

  • 2019-12-03
  • theater

This is an image

攝影:徐瑋希、于恆生
訪談 / 撰文:徐瑋希
平面設計:于恆生

讀完《玩偶之家》劇本的感覺?

 

一開始看不太懂這個劇本,只覺得內容很長,那時候還想:「演諾拉的人也太可憐了吧,台詞有夠多。」我之前沒看過《玩偶之家》,歐角前還特別先上網讀了一遍易卜生的原本,但後來再仔細看過 Rebecca Gilman 改編的版本後,發現和我的想像不太一樣。易卜生的原版劇本比較凸顯女性主義,但這個劇本想探討的主題卻不太一樣。

 

最喜歡哪一場戲?

 

我滿喜歡最後諾拉跟泰瑞爭吵的那一場。那是諾拉第一次真正做自己,我相信她還是很愛泰瑞,不過諾拉在他面前常常需要表演出另一個模樣。這樣把話都說開,互相坦白的過程,就像我們的日常生活。生活裡其實常常用話語包裝真實,但最後這些謊言無可避免地還是會被攤在陽光下。

 

你會如何描述這個角色?

 

這段日子以來,我一直改變自己對諾拉的想法。最初我覺得她是個天真、單純,甚至可以說是有點笨的女孩;到了排練中期,這些想法一一被打破,我總覺得自己不太能理解諾拉的心思;直到最近,我發覺她一點都不笨,她的笨是裝出來的。其實諾拉很聰明,她知道很多人都愛她,她也擅於利用身邊的人事物達到目的,她瞭解待人處事的道理,有時候還會利用一些小手段。我覺得她並不如大家的想像,她其實是一個很厲害的女人,我要幫她說:「我不好惹!」

 

你覺得這個角色吸引人的地方為何?

 

諾拉很懂得向人示好,她很會做人。這不是指她總是在當個「好人」,而是她很清楚該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與不同的人應對。她懂得關心克莉絲汀的生活、在泰瑞面前會撒嬌、在瑪塔面前展現女主人的樣子。她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的面面俱到,而且她沒有讓人發現任何破綻,雖然她在每個人面前都是一個樣子,大家都很喜歡她,對她很好。

 

請分享排戲過程的心情,以及是否有遇到困難?

 

過去演戲的經驗,和這次在劇場排練很不一樣。我覺得導演最厲害的不是給你指令,而透過問題幫助我思考。過去的我習慣按照劇本指示拿道具、展現情緒,不過好看的戲,是一層一層環環相扣的,每一個角色的每個行動都有自己的動機。因此,導演會不斷讓我思考這些事情,我也從中感受到角色不同的想法。

我原本在歐角時,沒有想著非演不可,只是覺得這個劇本滿有趣的,可以嘗試看看。那時候我還想說,我可以演克莉絲汀,她台詞份量滿剛好的(笑),後來看到分組名單,一想到諾拉的台詞量,一時之間腦袋大爆炸。

 

前陣子遇到最大的困難是,我完全沒有辦法理解這個角色。一週前,我們重新讀劇跟做劇本分析,才發現我無法認同諾拉的很多價值觀,但導演就會不斷提醒我:「那是諾拉,不是甘媄心。而諾拉做這些事情,其實也是出於人性而已。」

 

排練到中後期時,表演會變成慣性,因為太過熟悉角色間的對話和動作指示,而沒辦法真實活在舞台上。這種時候我們就必須要把已經建立好的東西打掉,重新再感受當下的情緒。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滿困難的,不是說以前排過的東西都化為烏有,而是在這個基礎之上,還要去吸收新的東西,然後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全部記起來。只有當我們記住這些細節的時候,表演才能往前。

 

兩位導演給你最大的要求跟功課是什麼?

 

一開始我太像「臭妹仔」,有時甚至覺得站在舞台上的是我自己:一個高中剛畢業、大一的臭妹仔。但諾拉是有三個小孩的少婦,因此導演會要求我揣摩那個年紀應該有的樣子,從肢體動作到思考模式都是。有次我去動物園服務課,在售票亭很無聊,就一直觀察帶著小孩的媽媽怎麼走路。另外,為了理解角色的喜好,導演讓我讀她在劇中會看的書。諾拉主修藝術史,但我對於這個領域實在很不熟悉,那本書我只打開前面兩頁就看不下去了(笑)。

 

導演滿常丟一些問題給我,要我思考每一句話背後的潛台詞,這真的滿不容易的,需要花大量的時間、精神去研讀劇本,或是透過跟導演討論的過程,獲得一些不一樣的想法。

 

如果可以跟自己的角色講一句話,你會說什麼?

 

我覺得妳是一個很幸福的人,不用那麼辛苦去偽裝,而是真的做自己。妳可以少想一點自己想完成的事情,多去關心跟感受身邊的人事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