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大學劇場

《玩偶之家》角色介紹-泰瑞

  • 2019-12-02
  • theater

This is an image

攝影:徐瑋希、于恆生

訪談 / 撰文:徐瑋希
平面設計:于恆生

讀完《玩偶之家》劇本的感覺?

 

第一次讀完劇本的時候我在想,要如何在如此長的篇幅之中聚焦一件事,或是完整的說一個故事。我覺得這是一個很考驗導演、演員還有技術能力的一個劇本,如果缺乏縝密思考,很容易讓故事失焦,觀眾也可能會覺得扁平和冗長。雖然一開始覺得角色很荒唐,但在反覆的排練、閱讀劇本後,我覺得他們的荒唐舉動都是一個痛苦的決定,而他們不得不這麼做。這是我對這個劇本最印象深刻的地方。

 

最喜歡哪一場戲?

 

有兩場戲我都很喜歡,沒辦法選出最喜歡的。第一場是彼得喝醉的段落。客觀來說,我覺得彼得是一個很壓抑的角色,他無處宣洩,只能藉由喝醉的時候來表達自己的情緒。我覺得利用酒醉吐露心聲並不是一個很好的處理方式,可是對彼得而言,他別無選擇。在那一場戲中,雖然他想要跟大家說再見,可是他還是無法好好地說再見,而且必須逼迫自己在喝醉的狀態下,做出很離譜的事情。另外,我也一直在思考,關於他想道別這件事,是否有被其他人接收到?我覺得對彼得來說很可惜。
 

另外一場是最後諾拉跟泰瑞爭吵。對泰瑞而言,他的生活很美好,但諾拉卻像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個小瑕疵。直到最後兩人互相坦白,泰瑞一直以來信仰的生活與對諾拉的感情,在這個瞬間被掏空了。對泰瑞而言,這比任何一個可能復發的傷口還難堪,他以為自己掌控了一切,不過其實都是一場空。這扭轉了泰瑞整個人生價值觀;對諾拉而言,這也是她第一次坦白,勇敢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想法。我覺得整個劇本一直在探討什麼是真、什麼是假,因此我很喜歡真假出現反轉的時刻。

 

你會如何描述這個角色?

 

我覺得泰瑞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,他要求自己,同時也要求身邊的人。他很嚴謹,有時候很固執,甚至可以說是偏執。他希望生活的一切都很妥貼,期望能複製自己理想藍圖中的生活。不過現實和理想之間總有落差,我覺得他從來沒有想過,或是他想過但他不願接受。因此當一切被如實道出的時候,他感受到的落差帶給他巨大的衝擊感,甚至開始懷疑現實生活中與其他人的關係。

 

你覺得這個角色吸引人的地方為何?

 

老實說,最初期,我常常沒辦法感同身受泰瑞的處境,因此沒有辦法替他說話,這可能是因為泰瑞和我的差異很大。不過我覺得這個角色吸引我的地方是,他有很多我沒有、也不敢去追尋的特質。他很妥善的安排自己的生活,也會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;他並不是霸道的強占,而是精心策劃;泰瑞很有自信,似乎永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他的生命中鮮少出現令他猶豫的時刻,儘管有時徬徨,他還是可以迅速做出決定並執行。這些是我在自己身上比較找不到的特質,相對的,這也是泰瑞很吸引我的特質。

 

請分享排戲過程的心情,以及是否有遇到困難?

 

這次排練與上次相比,幾乎沒有群戲,許多場次甚至只有我跟諾拉。對戲之餘,我們會不斷思考還有什麼進步空間,相較之下,沒有太多喘息的時間。另外,這學期每次老師或老助來看排之後,我們都會增加不同的練習方式,包括即興、抽換角色,或是在劇本與日常中切換等。過程中,更能夠理解角色,當台詞變成日常生活中會遇到的情況時,就比較能產生共感。有時候自己在劇本中寫下的潛台詞,和到排練場時產生的真實感受,這兩者之間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,有些情緒是文字寫不出來的。
 

我覺得自己很幸運,可以連續兩學期待在表導組。這學期,我常思考如何從葉方盛轉換到泰瑞,這兩個角色對我而言都是比較年長的男性,看似生活得意,不過認真探究後才會發現,他們好像都被生活控制,或是活在假象裡,兩個人卻從來沒有正視這個假象。一開始認識泰瑞的時候,我是帶著葉方盛去認識泰瑞的。我們三個好像都有同樣的特質:被生活控制,沒有辦法做好每一件事。以葉方盛而言,他活在逃避之中,不願意正視自己的問題;以泰瑞而言,他不會接受理想藍圖以外的世界,不去正視假象的存在。回到莊文源身上,我要如何在這三個有相似特質但全然不同的時空背景下,試著從他們身上找到解答,不管是對自己的生活,或是某些價值觀,我嘗試透過他們兩個去影響我自己,希望能讓自己變得更好,或是至少知道目前生活面臨的問題為何。
 

我遇到的一個困難是,《玩偶之家》有一些情慾流動的場次,一開始不管是在演員或角色之間,尤其是和對手演員還不太熟的情況下,表演的過程常覺得綁手綁腳的,可是隨著排練,建立角色關係的存在後,很多親密舉動都會變得比較自然。

 

 

兩位導演給你最大的要求跟功課是什麼?

 

肢體跟聲音。我的肢體有時候會很僵硬或緩慢,我也很常嘆氣,就是一些阿伯的怪聲。上學期飾演葉方盛時,相對比較貼近,不過這次我飾演的是一個 33 歲,年輕有為的銀行主管。導演雕了我很多慣性動作,我也會時時刻刻提醒自己:「不能嘆氣、不要駝背、坐姿要像一個成功的銀行主管」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一開始我覺得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夠沈穩,所以最初在詮釋的時候,我會壓著喉嚨說話,可是後來發現,不只講話變得含糊,對喉嚨也會造成傷害,後來我很努力調整成自己原本的聲音。
 

這次在排戲時,導演希望我們能理解角色在字句中真正想表達的意思為何,進而找到潛台詞。不過當導演要求我們釐清每一件事情、每一句話、每一個字背後所代表的意義的時候,有時候其實很難回答。有時候導演問我問題,我真的腦袋一片空白,當下我好像沒有真正思考過這些事情,只是讓台詞順過去。當我們暫停排練,開始思考,對我來說是很煎熬的時刻。可是一但撐過煎熬,角色會變得更立體,我也會更了解角色的想法。這是導演很要求我們的事情,我自己覺得是一個滿難的功課,也還在努力中。

 

如果可以跟自己的角色講一句話,你會說什麼?

 

我希望你可以稍微停下腳步,或是走得慢一點,然後更誠實地去看在數字與成就背後、這些你看似成功的信仰背後,什麼才是你真正想要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