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大學劇場

《三點一刻》藝術總監訪談

  • 2018-11-20
  • 陳 亮妤
This is an image
攝影:王斯平、胡皓棻
訪談 / 撰文:陳亮妤
平面設計:胡皓棻

 
總監|中文四 呂易慧(易)
總監|廣電四 黃麟貴(貴)
      
Q:第一次看完劇本的感覺?
貴:《肢體劇場》展現了有別於以往說故事的方法,我認為有時候肢體可以替代語言,同樣可以達到渲染情緒的效果。《收信快樂》在講人和人之間信賴的橋樑,雖然無法見到彼此,仍能用信件去傳遞溝通和情感。《明日清晨》圍繞在主角被關進監獄後,身邊人所發生的故事,讓觀眾可以透過形式更了解主角的日常。
易:我覺得《明日清晨》討論「死刑」是很勇敢的嘗試,不管大家對這個議題抱持什麼觀點,希望能夠以開放的態度來欣賞。《收信快樂》關乎彼此心底最深的秘密,訴說一個不一定會有結果的故事,讀完後我內心冒出第一個想法是:過程和結局,我比較在意哪一個。前一段時間很喜歡欣賞關於身體動作的表演,因為肢體的力量難以用言語去替代,表演過程中可以感受到一股能量流過我們的身體,這個時刻真的很美好,好愛好愛《肢體劇場》!
 
Q:劇中最印象深刻的片段?
貴:觀眾可以期待一下《明日清晨》的某片段,非常震撼人。《肢體劇場》則是演員用道具和自己的身體互動,同時結合聲音和節奏,搭配演員表情,讓我很深刻。《收信快樂》吵架的片段,當他們理念不合時,透過信件直接地表達不滿。
易:《明日清晨》很靜,我覺得「安靜」能代表很多意思,可能心理的沉靜或是不得已的沉默等等,它總是有很多想像空間。《收信快樂》描述兩人即使分隔遙遠,心中卻有著緊密的聯繫,尤其能用信件這種相對飄忽不定的方式,在現代社會看來實在很難得。因為待在側台的緣故,有一段《肢體劇場》的演員會離我很遙遠,可是在那個片刻可以感受到某種能量在空間裡隱隱流動——屬於劇場的魔幻力量。
 
Q:這次舞台的設計理念?
貴:《明日清晨》空間是虛的,道具是實的。整個劇場都算是這部戲的表演空間,讓大家深刻感受到表演就在身邊。
易:《收信快樂》利用懸吊信件的方式,創造場景,但希望信件輕盈不帶任何壓迫感,加上燈光可以幫忙建構空間,我們也不需要給太多實的東西。
易、貴:還有秘密武器,請大家敬請期待!
易:《肢體劇場》需要留給表演者大量空間,因此,舞台上只有一個大道具去輔助表演,還有一個小道具,它會在黑暗中帶給大家明亮和希望,是我們的夜明珠(笑)
 
Q:工作過程中有什麼趣事或困難?
貴:人力不足的問題。
易:我們有好多臨時的組員,同時也獲得和不同劇場夥伴工作的機會,蠻有趣的。
貴:非常感謝大家的幫忙。
易:漆油漆的時候,爬鷹架好可怕!!
貴:真的!
易:《明日清晨》空間配置比較複雜,我們目前還在嘗試各種可能。
貴:我去光南想找《肢體劇場》的「夜明珠」,詢問店員是否有自體供電和發光的道具,他一臉傻眼的看著我,還推薦我用小學生的燈泡(笑)當然我們最後還是找到了一個很棒的「夜明珠」!
 
Q:你們覺得自己有哪些特質是和劇中角色相像的嗎?
易:我覺得自己跟《收信快樂》淑芬的個性很像。她是一個很自信卻又有點自卑的人,有時候心直口快,直接傳遞心中的想法,不加潤飾,但很容易讓別人受傷,同時,又會拉不下臉道歉。可是現在我很努力地想讓自己的步調緩和下來,一切都還在學習啦!
貴:《收信快樂》的政國。他喜歡觀察生活中的細節,也是一個比較會隱藏內心的人,這和我很像,所以有時候我也很羨慕淑芬能勇於說出自己的想法。
易:他們是個性很互補的兩個人。
 
Q:還有什麼想分享的?
易:我真的很喜歡和阿貴一起工作,她帶給我好多快樂,我們在溝通想法上很合拍,給予彼此很多空間,沒有什麼衝突,即使工作再辛苦,過程還是很愉快的。
貴:我們是效率組!
易:效率慧和效率貴!
貴:好愛易慧,之前工作很少去溝通,總是默默做事,這次易慧讓我想要好好的把話說完,表達自己的理念。
 
Q:最後請對觀眾說一句話。
貴:這是一個嶄新的試驗,我們做了很多嘗試,不管被人如何定義,對劇場來說都是新的一步,同時,希望大家看戲後也能帶點收穫離開!
易:我們不一定能做到讓觀眾滿意,但不管結果如何,它都會是一個新的體驗,希望大家能一起享受這個美好的片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