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大學劇場

《三點一刻》舞監排助訪談

  • 2018-11-08
  • 陳 亮妤
This is an image
攝影:王斯平、胡皓棻
訪談 / 撰文:陳亮妤
平面設計:胡皓棻

 
舞監|新聞三  蕭佳宜(蕭)
 
排助|傳院二 周孝臻(孝)
   
Q:第一次看完劇本的感覺?
孝:印象比較深刻的是《收信快樂》。我長時間跟兩個朋友維持通信的關係,從劇本中似乎看到了之後的我們,也許未來只會參與對方的重大時刻,但這份延續下去的情誼,讓我蠻有感觸的。
蕭:看完《收信快樂》和《明日清晨》後,以結局來講都有一定程度的情緒在裡面。對《收信快樂》比較有感觸是因為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,她在新加坡唸書,而我們一直有通信的習慣。寫信時可以不被打斷思緒抒發情感,並且冷靜地品嚐對方的文字,甚至能從用筆深淺看出一個人的心境,這是很珍貴的一件事。

Q:劇中最印象深刻的片段?
蕭:《肢體劇場》儀式的部分。之前沒有嘗試過《肢體劇場》的表演方式,它本來就能給予人較深的印象,「儀式」這個過程,對於做戲之人是很感動的時刻,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真正做過感謝劇場這件事。
孝:《肢體劇場》傳承的部分。在練習的過程中,導演讓演員們各自賦予傳承意義,尤其是,我們從上學期進劇場到現在,也經歷了一次傳承,每個人的想法和動作都不一樣,有些人給予傳承「沈重」的定義,有些人覺得傳承是「快樂」的,對於大家不同的看法我印象很深刻。

Q:工作過程中有什麼趣事或困難?
孝:排戲的時候我會跟他們一起做暖身操,腹肌都練出來了!很幸運能一起排戲,享受融洽的氣氛,讓我覺得很開心。
蕭:有時候情緒也許不一定是開心的,但在排演室真的能感受到很多東西。
孝:但肢體訓練有時候太難,沒有做完我就會先跑到旁邊看他們。
蕭:很合理。
孝:上學期我跟劇場沒有很深的連結,但這學期很不一樣,我都帶著愉悅的心情來工作。
蕭:因為這次演出時間比以前長,我就會請副控室的board手講笑話,但羅予含的笑話整個不及格(笑)但我還是有專心call cue啦。另外,之前有想過要當舞監,但不知道會這麼早,困難在於舞監離劇場真的比較遠,同時,你又要在演出時了解一切動向,需要很高的專注力。

Q:你們覺得自己有哪些特質是和劇中角色相像的嗎?
孝:我覺得自己擁有《收信快樂》中淑芬神經質的那一面,以及政國內向中帶樂觀的特質。
蕭:我有著政國的保守,並且,對於不公不義的事情,也會勇於表達意見,帶點情緒起
伏,這些都蠻像淑芬的。但我覺得正是他們兩個相反的特質,才像一個完整的人該有的樣貌。

Q:還有什麼想分享的嗎?
孝:我覺得《肢體劇場》真的很好看,我好愛!
蕭:希望不管是觀眾和我們,都能很喜歡戲最後的呈現。

Q:最後請對觀眾說一句話。
孝:希望觀眾可以喜歡我們的新嘗試!
蕭:這個新挑戰或許可以為我們帶來一些新的點子!三點一刻這個主題,除了是在述說三齣戲,也是打破過往,想讓大家感受到我們重新出發,看到不一樣的傳院劇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