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大學劇場

《三點一刻》燈光組訪談

  • 2018-11-13
  • 陳 亮妤
This is an image
攝影:王斯平、胡皓棻
訪談 / 撰文:陳亮妤
平面設計:胡皓棻

 
組長|廣告三 洪嘉蓮(蓮)
組員|廣電三 洪協助(助)
組員|傳院二 羅予含(含)
組員|傳院二 陳庭心(庭)
組員|斯語二 陳宜彣(彣)
     
Q:第一次看完劇本的感覺?
助:《明日清晨》是一個個人風格強烈的劇本,而《收信快樂》表面上給人溫暖的感覺,細細品嚐後卻會發現它帶有幾分苦澀。
彣:一開始會覺得《收信快樂》裡有幾個點是我自己不太能接受的,但後來跟簡邦丞在副控室看了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的片段後,被金士傑的演技震撼,劇中情節忽然都合理化了(笑)
含:你也太容易說服!
心:果然是老男人的魅力。
含:剛開始以為《明日清晨》是單純在討論死刑的問題,後來發現它其實有更深的含義,是個很貼近社會的劇本。
蓮:最初看到劇本和表演大綱,最期待的是《肢體劇場》。可能因為我本身對肢體表演很有興趣,所以對整個表演比較有想像,也認為它可以跳脫過去的燈光設計模式,是有挑戰性又有趣的。
 
Q:劇中最印象深刻的片段?
彣:張馨友的聲音一直在我腦袋裡,揮之不去!(開始模仿張馨友的角色說話)
助:你是不是很想演啊(笑)
含:我上學期花很多時間待在劇場,常常是自己一個人跟劇場相處,對這個空間很有感情,所以看到《肢體劇場》的儀式時,心裡很感動。
心:嵐伶在《肢體劇場》中飾演的女媧及閻羅王,一個給予新生命,一個處罰眾人,在轉換角色的過程中,很讓我驚豔!
蓮:我蠻喜歡《收信快樂》中透過信件往來的溝通方式。我很相信文字和書寫的力量,也因為我個人經驗的關係,更能理解他們在不同的空間裡,兩人卻能緊密連結,那種試圖讀懂對方、也建立一個信中自我的狀態,對我來說是很奇妙的。

 
Q:這次燈光設計理念?
蓮:《收信快樂》中,主要藉由燈光來建立角色關係,不希望觀眾意識到太明確的燈光切換點,而是跟這齣戲的劇本一樣,隨著一字一句慢慢堆疊出來;《明日清晨》則是一個比較實的戲,燈光的工作大多著重在建立空間,希望用明確的舞台切割來凸顯監獄的限制、不自在感,以及角色間的隔閡。做《肢體劇場》燈光設計是我最快樂的時刻,因為它可以不受對白的限制,相對發揮空間更大,每次看排練影片都會有新的想法,當把想像付諸實踐,而且畫面很美的時候,就會超有成就感。另外我們設計的靈感來源很廣,有一次在討論的時候突然想到小時候的動畫片《小太極》中有一集是在講女媧補天,結果翻出影片來看,完全被它的用色驚艷到,好幾個畫面就被放在我腦中當作肢體劇場的reference
 
Q:工作過程中有什麼趣事或困難?
助、心:組員很餓!
蓮:陳宜彣可以吃五份嘗相聚!
助:那時候宜彣說她還能再吃。
含:我們有天宵夜吃羊肉爐,如果宜彣去應該吃不飽(笑)
心:宜彣自己要吃一鍋。
彣:我們群組幾乎都在討論要吃什麼食物,害我被嵐青嚴重警告。
蓮:目前預計要吃的還有烤鴨三吃、麻辣鍋、薑母鴨、麻油雞。
含:燈光組真的都是豬。
(那有遇到什麼困難嗎?)
含:我們燈具很少。
蓮:劇場的燈年久失修,我們工作的時候遇到不少狀況。而且這次要同時做三個設計,每次都很想要讓一顆燈發揮多種功能,但發現表演風格實在差太多,很難重複使用燈具。想像總是美好的。
心:但我們也算是困境中求進步啦!這些難題反而讓我們有更多的嘗試。
助:說到困難的事就想到,我們有次工作幕還會自己擺動,超級詭異!
含:我們都關門了幕還是在搖,甚至有風一直灌進來。
蓮:組長的困難還有!羅予含很愛在鷹架上睡覺!
含:我是鷹架小公主。
 
Q:你們覺得自己有哪些特質是和劇中角色相像的嗎?
含:《收信快樂》的陳淑芬,我跟她產生共鳴。還記得有一次我在跟黃彥晨吃飯,他就說:「我好像在跟淑芬聊天。」
心:裡面有貪吃的角色嗎?
彣:有啊,童鈺婷在《肢體劇場》就飾演愛吃鬼。
 
Q:最後請對觀眾說一句話。
含:這次有中場休息,但希望大家還是要待到最後,真的很好看!
助:這學期對我們來說是全新的挑戰,不管你之前看過麥高芬的哪一部作品,這次都一定要來看戲,和我們一起享受劇場的魔幻時刻。

彣:很物超所值呀!可以一次享受三齣不同的表演。
心:希望大家能用心感受我們想要傳達的東西。
蓮:希望觀眾除了體會三個表演所要傳達的概念外,也可以好好感受劇場的無限可能和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