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大學劇場

《三點一刻》服化組訪談

  • 2018-11-18
  • 陳 亮妤
This is an image
攝影:王斯平、胡皓棻
訪談 / 撰文:陳亮妤
平面設計:胡皓棻

 
組長|廣電三 呂宜蓁(蓁)
組員|阿語三 簡牧懷(簡)
組員|傳院二 陳珮瑄(珮)
     
Q:第一次看完劇本的感覺?
蓁:《收信快樂》令人感到溫馨。我有一個認識十幾年的朋友,但中間有段時間都是沒有聯絡的,不像戲中的他們,有一個連繫這麼久,而且感情又深厚的朋友。
簡:看了《收信快樂》感觸很深,因為我的個性跟女主角很像。
珮:第一次讀《收信快樂》的劇本,看到後面的部分我哭了。即使淑芬和政國個性相差甚遠,他們還能保留這份情誼,實在很難得。
 
Q:劇中最印象深刻的片段?
珮:《肢體劇場》女媧和傳承的片段,音樂和演員的動作很吸引人。
簡:《肢體劇場》傳承。那一幕有一個動作大家很有默契,有如靈魂共振。
蓁:《肢體劇場》女媧。我也是《肢體劇場》的演員,因為本身缺乏安全感,透過《肢體劇場》的動作,對身邊的人更信任了。
 
Q:對每個角色的服裝設計理念?
蓁:我負責《明日清晨》的獄警。大方向希望不要太像上班族,會在他身上多加一些物件,也要考慮與燈光配合,還要注意與其他角色色調是否衝突的問題。
簡:我負責《明日清晨》的男人。演員健康圓潤皮膚很好,希望透過化妝讓她變得憔悴一點。《肢體劇場》裡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眼影色,但在燈光下還不算很明顯,還要再做調整。
珮:我負責《收信快樂》的政國。角色本身比較保守,所以髮型上較為守舊。褲子偏好選擇抑鬱的色調,襯衫則帶點中國風,和個性做一個連結。
 
Q:工作過程中有什麼趣事或困難?
簡:這次演員多,服化組比較難負荷。
珮:在這之前我完全不會化妝,只會眉毛。又剛好要畫男演員,真的是大挑戰。
蓁:以前沒有待過服化組,很容易沒有注意到細節,感謝身邊的人幫助我很多。另外,這次有女扮男裝的角色,服裝選擇上比較難,加上我本身又接了演員,有時候難以注意到一些小細節,但兼演員有一個好處,能清楚了解那齣戲想要傳達的東西,我也可以在服裝上多加強調。
(那有什麼趣事嗎?)
簡:在化妝的過程,可以發現每個人五官的奧妙!畫別人真的樂趣無窮,我覺得在服化組找到自己待劇場的價值,也算是擅長的領域,另外,舞台妝和日常妝差別很大,所以我也在努力研究舞台妝這個新領域。
珮:會見識到牧懷對化妝的研究無遠佛屆,每次開會她都有千奇百怪的新想法,甚至對每個品牌的眼影和雙眼皮貼很有研究。
蓁:我們有上過縫紉課!感謝易慧帶領,得以進入縫紉機新奇的世界,還有組員牧懷很會分享,每次開會都學到很多美妝新知識。清洗海綿是下戲後的必經過程,洗不乾淨時會很無奈,但洗完就超療癒!
 
Q:你們覺得自己有哪些特質是和劇中角色相像的嗎?
簡:《收信快樂》的淑芬,她放蕩不羈,跟我蠻像的。
珮:也是《收信快樂》的淑芬,她很獨立,勇敢的面對每一件事,另外,我跟她一樣不喜歡大男人主義。
蓁:我個性很像《收信快樂》的政國,會跟著家裡的指令走,雖然大學嘗試做了改變,有時也曾感到後悔,但至少是自己做的決定。

Q:最後請對觀眾說一句話。
珮:大家快來看戲!!!
簡:請多多鼓勵我們,來看戲!
蓁:我們把心力投注在《三點一刻》,歡迎大家來看努力後的結晶,會帶給你們閃亮美好的驚喜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