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大學劇場

《三點一刻》《肢體劇場》演員訪談

  • 2018-12-14
  • 陳 亮妤
This is an image
攝影:王斯平、胡皓棻
訪談/ 撰文:陳亮妤
平面設計:胡皓棻

 
演員|廣電四 劉冠履(履)
演員|廣電三 童鈺婷(童)
演員|阿文三 簡牧懷(簡)
演員|廣電三 呂宜蓁(蓁)
演員|傳院二 王嵐伶(伶)
 
Q:對於劇本的感覺?
牧:看到大綱時,很好奇之後肢體會如何呈現。
童:跟劇場以往的戲劇很不一樣,這次少了語言,只有單純的肢體表演,是新挑戰。
蓁:原來這就是我們以後要努力的目標啊!
伶:看到劇本時,第一個想法是:天啊我姐怎麼那麼大膽!
履:完成後應該會蠻帥的,畢竟是一種創新。
 
Q:劇中最印象深刻的片段?
履:女媧那段的背景音樂。
牧:「傳承」,所有人向內圍圈,眼睛闔上,卻還是可以同步,心有靈犀的感覺。
蓁:「地獄」,被嵐伶操控並把我們推向遠方的瞬間。
童:「女媧」,大家被女媧製成人的過程。
伶:「地獄」,當閻王時可以翻滾,滾下cube的感覺很舒服。
 
Q:排戲過程中的趣事或困難?
履:身體力氣不夠。
蓁:不會運用身體的力氣。
牧:練體力很困難,之前都會哭。
蓁:之前是跳街舞,跟現代舞其實很不一樣,蠻需要重新調適。
伶:畢竟自己也不是科班,練舞時拉筋過頭,已經有點傷了,卻常常沒什麼進步。
(那有什麼有趣的事嗎?)
蓁:大家很像市場裡的阿桑。
伶:大聊的時候很三姑六婆。
童:牧懷剛開始做暖身肌力會慘叫,現在都適應了。
蓁:排演室會有蟲飛進來,周孝臻還幫我們抓過蝴蝶。
牧:我都會糾結要不要吃宵夜。
伶:女媧變女刮,常常刮傷地板。還有,肢體劇場跳到最後,汗會越來越多,地上都濕掉。
牧:跳「傳承」時,會面對面看到大家的汗水,連跪在地上都會摸到別人的汗。
蓁:對啊,別齣戲的演員甚至會踩到我們的汗(笑)
 
Q:擔任演員後有何改變?
蓁:長腹肌而且身材變好,不過也越來越晚睡。
履:體力變好。
童:跟這群人相處很開心,也更了解彼此。
伶:身材變結實,待劇場的時間更長了。
 
Q:請對現在的自己說一句話。
蓁:在排練跟彩排的過程中,我感受到自己跟夥伴們合為一體,不用說話也能相通。
童:跟劇場以往的戲劇很不一樣,少了語言,只有單純的肢體表演,是一項新挑戰。
履:我如埋沒的根。
伶:需要想像力和身體同時無限延展,只有這樣才能撐滿整個空間,自己才能真正「存在」這個空間。
牧:明天會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