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大學劇場

《三點一刻》《收信快樂》導演組訪談

  • 2018-11-07
  • 陳 亮妤
This is an image
攝影:王斯平、胡皓棻
訪談 / 撰文:陳亮妤
平面設計:胡皓棻

 
導演|廣電四 何佳容(何)
導演|傳院二 葉克釗(釗)

Q:為什麼會選擇做《收信快樂》這部戲?
釗:收信快樂這部戲,是我從2013我可能不會愛你知道的,因為一直有學生團體或劇團想要演這個劇本,單導演就大方公開劇本讓大家使用。這個劇本從那時就一直躺在我的筆電裡,直到那天,我在找到底要演什麼的時候,打開筆電看到就決定要演這個了!那時候其實也沒有想很多,包括時間和現實因素的考量,單純是很喜歡劇本中的故事而挑選。在剛開始閱讀時,其實沒有很大的體會,直到第一次讀劇才發現背後有蠻多情緒的。
何:因為現在的人太容易失聯了!通訊的發達讓人很容易被聯絡到,同時更容易失聯,只要沒有交集或無法用訊息聯絡到對方,就瞬間讓人覺得離這個人很遙遠,尤其像大學這種時期,沒有同堂課很容易就失聯。我覺得像淑芬和政國可以通信五十年,即使期間經歷各種人生困難:吵架、合好、安慰彼此,甚至是各自結婚,但終究維繫了五十年,情也沒有斷過,這是我很喜歡這個劇本的原因。
 
Q:由於戲的篇幅較長,在刪減劇本時有遇到什麼困難?
釗:因為選劇本的時候,還不知道這部戲會演多久,而且時間有限。後來發現這個劇本跟我們想像中的不一樣,它是一部兩個演員完全不會有對手戲的劇本,加上劇本是以一段時間,一個人的生命歷程為內容,所以刪減更是難上加難。
何:因為收信快樂是一封又一封的信組成的。最初我們選擇縮減語句,但逐漸發現每字每句都很有意義、甚至是斷句斷在哪都很有意義,而且縮減語句時,也把他們的個性縮掉了,變得很像流水帳。第二次大改的時候,嘗試縮減段落,但因為這個劇本是用一封又一封書信堆疊出兩人八到五十歲的人生,因此刪掉一個段落,等於刪掉了他們人生中的一件事,也刪掉了個性,當然,也有很大的可能會讓觀眾覺得無法連貫。
 
Q:工作的困難與趣事?
釗:我們不像之前的導演,都有先當過演員,對於劇場的排練也有一定的認識。我們兩個甚至是在一無所知的狀態下開始排戲,自己本身也很惶恐,雖然有給予演員很大的發揮空間,但同時也讓他們有點不知所措,因為我們沒有給予演員屬於導演的東西和力量。
何:由於我本身沒進過表導組,當演員對劇本產生困惑,不知道該用什麼情感表達時,我不一定能準確地引導他們。
(那有趣事可以分享嗎?)
釗:排戲有一些即興!那是我覺得蠻快樂的一部份!
何:最近發現帶情境對演員蠻有幫助的,因為他們一直曖昧不起來,所以我們演了一個情境,設定他們是青梅竹馬,平常也都只有傳傳訊息,直到高二段考完決定見面,男演員的目標是「我要告白」, 女演員的目標是「我想要試探你,我想要逼你對我告白」,於是他們開啟了這趟曖昧的旅程。
釗:我們也會化身一些即興的角色,幫助他們往目標邁進!
何:因為他們後來在司令台演太久一直不告白,我只好讓黃彥晨的手機響,想逼他趕快告白,但他們還是拖,只好改讓陳雅旭的手機也響。

釗:我們就化身雅旭的sisters,要找她看電影。
何:最後雅旭都要撞上排演室的門了,黃彥晨還是不告白,我們都期待他在最後大喊我喜歡你!
釗:雖然告白這個目標失敗了!但還是有讓他們體會到什麼是曖昧啦。
何:後來黃彥晨還拿箱子套在頭上,我問他:「你在幹嘛」,他害羞至極!!後來他們演那段就曖昧過頭,不知道怎麼辦(笑)
 
Q:你們覺得自己有哪些特質是和劇中角色相像的嗎?
釗:那時候看到甄嬛傳演員的訪談,對我的影響蠻大的,我希望這部戲不是某個角色的特質很鮮明,而是讓觀眾的心裡都有這兩個角色,我希望可以營造出角色身上有多重的特質,而不只有單面向,而是能更走進觀眾的心裡。
何:我和劇中相像的不是特質,是像一件事。其實有時候我都五天,甚至十天才回訊息,但我都回長長一段,有些人會跟我建立起一個默契,我們會一次講七八件事情,每次講完舊的又會再帶一點新的事情,這樣話題就會一直延續下去。我曾經有這樣跟人家對話三年,平均半個月才回一次對方,但我們從不間斷,偶爾同時在線會密集的聊一下,但最後一定會有一方消失,通常是我啦,但我們還是能一直維持下去,這也是我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這個劇本的原因。

Q:還有什麼想分享的?
釗:我透過這學期才過一半的經驗,發現我以前很少有溝通的機會,在這短短的時間內,我每天都在溝通,每天都在說服人,或是試著接受,這件事對一個人來說,真的很累,尤其體會到身體的累,是能透過有效的方式消除,但心靈的累根本不可能,是我以前在劇場沒有體會到的,讓我想起昀妗在送舊時說的:「表面上學做戲,檯面下學做人。」我還有發現,掃除是一件讓人舒壓的事,你付出的勞力跟汗水是會立即見效的,請大家維護劇場的乾淨,拜託!我真的快發瘋!我一定要呼籲大家!大家加油!
何:雖然改劇本很痛苦改不完,但終究還是會覺得快樂,像刪掉一大段、或是發現哪段合起來很順的時候就會覺得很舒壓。通常都是快樂一瞬間,痛苦很漫長,但我就是有這種創作上的被虐傾向。我也有發現溝通真的蠻難的,雖然原本以為我蠻能溝通的(笑),但就還在學習啦!還有啊,我一直以為我人生沒有什麼經驗,但最近排戲需要一直經驗分享,所以就要挖經驗,然後剛好又能套進劇本,讓我很震驚。
 
Q:有什麼話想對觀眾說?
釗:希望大家都能認真生活,找到一個在乎你,你也在乎的人,才能發揮我們身為人所擁有的情感,不要浪費這個能力。
何:今天的政大難得風和日麗!